pk10| 北京赛车pk10|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| pk10播| 北京赛车pk10直播

手机访问 www.travianic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我爱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我爱故事网 > 法制故事 > 被性侵的少妇和价值千万名画

被性侵的少妇和价值千万名画

时间:2014-03-19来源:婚姻家庭 作者: 吕飞鲸

      一对拥有大专学历的80后小夫妻,经多年奋斗,终于在济南一处高档小区买房,并如愿把6岁的儿子送进重点小学就读。为了给儿子找玩伴,妻子认识了小区内一名离休的“厅级高官”,并屡次出入其家,结果被对方强奸。因顾忌到对方的身份和自己的名誉,她始终没有勇气报警。

  正是因为她的怯懦,致使她第二次遭到强暴。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她告诉了丈夫和父亲真相。两个男人也没有选择报警,当得知对方家里藏有价值千万的字画、珠宝时,他们在一种“正义”和报复感的驱使下决定“诱杀”对方,然后盗走名画和珠宝。然而,案发后却出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诞一幕……

  结识高档小区里的“离休厅官”,少妇被强暴暂且隐忍

  20095月,艾斯琪和丈夫张化新花48万元在济南市一个小区按揭了一套90平米的学区房。简单装修后,他们搬了进去。这年9月,他们将6岁的儿子小龙送进附近一所重点小学念书。

  27岁的艾斯琪出生在山东省济阳县。2001年,她大学毕业后曾在济南一家民办中学担任英语教师。与大学同学张化新结婚并有了儿子后,她把儿子小龙交给济阳的父母照顾,自己和丈夫在济南打拼。张化新在济南开了一家小型地暖公司。2008年年底,济阳县城搞城市改造,张化新家老房子拆迁,家里拿到很大一笔拆迁款。他是家中独子,父母于是拿出48万元给他在济南购房。夫妻俩就选择了这个小区,并把儿子从济阳接了过来,送进了紧靠小区的重点小学。因为丈夫工作忙,儿子又小,艾斯琪暂时在家当“全职太太”。

  这是一个高档小区,靠近山东省文化厅,附近有不少高校,在此购房的多是政府机关干部、高校教师和高级白领。

  小龙爱画画,艾斯琪为他报了一个美术兴趣班。读美术班期间,小龙认识了一个玩伴,小名叫团圆。每次接送团圆学画画的是他的爷爷,老人戴副眼镜,保养得面皮红润,言谈举止很有修养。巧的是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,与艾家同一幢楼不同单元。攀谈中,艾斯琪得知老人名叫孙仲振,66岁,老伴去世多年,因忍受不了寂寞,就把小孙子接来与他同住。

  此后,这对男童经常互相串门,一块玩耍。艾斯琪因此与孙仲振有了接触,得知他离休前是一名副厅级高官,一儿一女均在政府机关就职。见孙仲振谈吐不俗,家中挂满字画,她对他十分尊敬。艾斯琪与他接触还有一个想法,她想将来儿子小升初,老人或许能帮得上忙。

  20104月初的一天晚上,艾斯琪又来孙家叫小龙回家吃饭。可小龙已在孙家吃过了,正跟团圆看动画片,而孙仲振正就着两盘凉菜,品着美酒。见艾斯琪进来,孙仲振就让她坐下喝两盅。

  那段时间,正好丈夫去了外地出差,加之第二天又是星期天,艾斯琪想让两个小孩多玩一会,就去厨房帮着炒了两个菜,坐下来,陪着孙仲振喝了点酒。喝着喝着,孙仲振突然谈起自己的古画和古董收藏,艾斯琪十分好奇。孙仲振颇为神秘地向客厅瞧了瞧,叫来两个孩子,掏出100块钱,让他们下楼买东西吃。孩子们下楼后,孙仲振就去内室取出两幅卷轴,打开一幅说:“这幅画有人出130万要买,我没卖。”

  艾斯琪“啊”了一声,孙仲振不以为然道:“这不算啥,我再给你看一幅。”随后,他打开那幅稍小的古画,淡淡地说:“这幅柏树图,是清代乾隆皇帝画的,共有四幅,其中一幅在香港佳士得拍卖行拍到1500万!有画商来我这里想买画,我都没理他。”艾斯琪听得目瞪口呆。

  孙仲振说他卧室还有更值钱的宝贝,艾斯琪就跟进卧室。孙仲振取出钥匙,打开一个红木立柜,柜中有很多瓷器。艾斯琪探头正要细瞧时,孙仲振突然转身,把她拖到了床上。孙仲振力气很大,尽管艾斯琪竭力反抗,无奈体单力薄,几下就被对方摁倒在床上……

  当晚,艾斯琪跌跌撞撞地跑回家中,号啕大哭,她做梦也没想到外表儒雅的孙仲振竟是一个色狼。次日一早,艾斯琪正准备打电话报警,看到儿子小龙,突然想,一旦报案,这件事情传出去,她肯定没脸在这里住下去,儿子也没法在这所重点小学读书了……况且,孙仲振是个离休厅官,儿女又在政府部门工作,人脉关系盘根错节,单凭她的一面之词,一定有把握将他绳之以法吗?思来想去,她心里乱极了。

  当天中午,艾斯琪心事重重地走在小区花园里,孙仲振突然拦住她,满面愧色地连连致歉,并掏出厚厚一沓钱塞进她的手里。艾斯琪赶紧把钱扔给他,拔腿跑开。从那以后,她就严禁儿子再去找团圆玩。

  两天后,丈夫满脸疲惫地出差回来,见儿子不和团圆玩了,就问艾斯琪原因。艾斯琪好不容易控制住情绪,找借口说儿子耽搁了作业,她有意让两个孩子疏远一些。

  再次被强奸怎能再忍?千万名画诱发几多贪婪

  见艾斯琪没报警,孙仲振的胆子越发大了。

  一个月后的一天早晨,艾斯琪在小区门口被孙仲振候个正着。孙仲振称“那件事”堵在他心里没法释放,他想找个地方跟她赔礼道歉。艾斯琪冷冷地说:“没有什么好说的!”孙仲振连说自己一生干干净净,晚年竟做出这么荒唐的事,他一定给艾斯琪一个“说法”。

  见两人拉拉扯扯,有人停下围观,艾斯琪害怕事情暴露,只得硬着头皮跟在孙仲振的身后。走至半途,孙仲振接了个电话,告诉她自己要去一位离休老干部家拿件东西。艾斯琪心想去那里也好,有一个老干部在,料想他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。很快,两人走进一个家属院,上了四楼。孙仲振掏出钥匙打开一间房门,艾斯琪正奇怪他怎么会有别人家的钥匙时,孙仲振三两下就把她推进屋内,并锁上了门。随后,他再次把她拖进卧室强奸了……

  艾斯琪哪里知道这幢房子其实是孙仲振准备用来出租的,她又掉进另一个陷阱。事后,她哭骂道:“你这个人面兽心之徒,我一定要告发你!”孙仲振语带讽刺地说: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强奸你?你如果是聪明人,不如踹掉你那个无用的丈夫,嫁给我,我保证你穿金戴银……”无论艾斯琪怎么辱骂,孙仲振只是色眯眯地瞅着她。

艾斯琪事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间屋子的。陷入两难境地的她,只觉得欲哭无泪。在严重的心理煎熬中,艾斯琪终于将自己两次被强奸的事告诉了丈夫。张化新满腔悲愤,一拳砸在墙上,哭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?我不杀孙仲振,誓不为人!”   待头脑清醒后,张化新要带着妻子去报警。艾斯琪却哭着说:“事情要是张扬开,我没法做人,再说,孙仲振既然能做到副厅级,他什么人找不到?”这番话让张化新也失去了主张。无奈之下,他们决定把艾斯琪的父亲艾秀文请到济南,商议办法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/fazhi/9469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